365体育投注

吕洞宾朗吟过洞庭

编稿时间: 2019-05-14 00:00 来源: 365体育投注_365bet官网-【首页】站 浏览量:1次  字体:

“昨日南京,今朝天岳;倏焉忽焉。指洞庭为酒,渴时浩饮;君山作枕,醉后高眠。谈笑自如,往来无碍,半是疯狂半是仙,随身在,有一襟风月,两袖云烟。

人间放浪多年,又排辩东华第二筵。把珊瑚砍倒,栽吾琪树;天河放浅,种我金莲。捶碎玉京,踢翻蓬岛,稽首虚皇玉案前。无难事,信功成八百,行蒲三千。”

以上调寄《沁园春》,为上洞八仙之一的吕洞宾所作,写得豪放、潇洒,气势雄浑,可列仙家诗词之榜首,比起苏轼、陆游、辛弃疾诸大词人的词来,亦毫不逊色。据说,这首词是作者的自画像。

按照吕洞宾的自述,他究竟是人耶,仙耶,亦人亦仙耶?据历史记载,吕洞宾为唐朝末年人,真有其人,且真有其诗传世。而按民间传说,吕洞宾是神仙,他行侠仗义,在人间做了许多好事。查道教典籍,吕洞宾为上洞八仙之一,在八仙中为老二,排列在汉钟离之后,为全真道教“北方五祖”之一,尊为“吕祖”。元朝皇帝也很崇拜他,封他为“纯阳演政警化孚佑帝君”。

“吕纯阳”的名字,传说是因他死了儿子改姓,死了老婆改名,因而得之。相传吕洞宾原先本姓李。某年瘟疫流行,两个儿子染疾死去。他悲痛万分,便对老婆说要改姓。他老婆惊讶不已。他说,李字十八子,人们都说我该有十八个儿子,而现在一个都救不住,我还姓这个李干什么?他老婆问不姓李姓什么,他说现在只剩下我们两口子,我们就姓两口(吕)好了。老婆死了以后,他又是满腹感慨地说:前妻既亡,决不再娶。从此“纯阳而不阴”,就再不挨女人的边了。

吕洞宾是唐朝末年人,生于唐德宗贞元12年(公元796年),死于何时却是个问号,大概是悟道成仙长生不死吧。他姓吕名岩,字洞宾,号纯阳子,对此,众口一词,但对他的籍贯却众说不一。《雅言系述·吕洞宾传》及其他史书记载,他是京兆人(今陕西西安),而山西人却说他是永侪县人,为唐朝山西籍的礼部尚书吕谓的孙子。而山东人却不服气,硬说他是山东吕尚(姜子牙)之后。但《醒世恒言》第三十四卷却说吕洞宾是“岳州河东人氏”。四说并存,不过是为了借仙气昂昂以光耀“省庭”,故作牵强附会罢了。

关于他的仕途经历,有两种说法,宋人吴曾收录的岳州石刻《吕洞宾自传》说:“唐末,累举进士不第。”宋人范致明所著《岳阳风土记》与此说相近,“两举进士不第”。但也有记载,说他中过进士,还当过两任县令。我们认为“累举进士不第”是可信的。因为“累举”而“不第”,仕途失意,他才看破红尘去学道。

学道的老师是谁?汉朝的钟离。这似乎没疑义。问题在于他在哪里碰到钟离的?《吕洞宾自传》称:累举进士不第,固游华山,遇钟离,传授金丹大药之方。《岳阳风土记》说他两举进士不第后,去游庐山,遇异人传授剑术,又得长生不死之秘诀。而《巴陵县志》却说他“诣京师应举,遇钟离翁于岳阳,授以仙诀,遂不复出京师。”则岳阳朗吟亭是他拜师处了。还有一说是“举进士不第,值巢贼为梗,携家隐居终南,学老子之法(《雅言系述》)。”四说并存,我们姑妄听之,反正他是遇到了汉钟离,服了金丹,得了仙诀,学了剑术,成了八仙中的老二,而仙踪难觅,谁能拿出确凿的证据?但乐然承认,吕洞宾的神话传说起源于岳州,他在君山朗吟亭遇汉钟离得了仙诀,尔后在君山修炼成仙,应当说是最合情合理的。不然,他为什么渴饮洞庭水,眠枕君山石,对岳阳有那么深的感情呢?“三醉岳阳人不识”,他对此耿耿于怀,他是迫切希望岳阳人民认识他,了解他的。诗中透露了他的拳拳赤子之心。

当然,任何凡人变成神仙都有个痛苦的过程。据传说,汉钟离为了度他成仙,让他断绝尘缘,曾委托骊山老母开店来接待他,让他先睡下,睡醒了再吃黄梁米饭。而他的黄粱一梦居然经历了十八年。他梦见自己赴京投考,一举中了状元,当即拜为兵马大元帅,高太尉就招他为女婿,过了几年荣华富贵的生活。突然,蔡州吴元济反叛朝廷,皇帝派他征讨。他和吴元济厮杀一年,取得大胜。但又同情吴元济,放吴逃走。回朝后,他发现妻子和人私通,正待捉奸,朝廷下了圣旨,说他通敌。要抓他刑场斩首,皇帝开恩,将他充军沙门岛。在解差押送下,他带了两个儿女踏上漫漫的长途。大雪纷飞,饥寒交迫,步履艰难。以后,解差又放了他们。他们投奔雅仙庄,一个魔鬼却将他两个儿女推崖摔死了。他与魔搏斗,魔鬼一剑刺在他脖子上,他大叫一声醒了。可是黄梁未熟,还欠一把火。从此,吕洞宾斩断了利锁,万念俱灰,一心修道。

关于吕洞宾的传说,颇有西方“魔幻现实主义”的味道。又有一说吕洞宾成仙后,在郑州点化铁拐李,使他也成了仙。从此,就以为民除害为已任,和曾在洞庭湖兴风作浪的白脸蛇精、黄脸蟒进行了多次较量,几次打败了他们,但未能将这二妖斩首示众。以后,他又发现岳阳湖边的渔霸欺压善良,敲骨吸髓,盘剥渔民,于是“仙颜”大怒,设计了一个巧计制服渔霸。他幻变成叫花子,在市上口出大言说他有长生不老之方,愿意卖给世人。那渔霸听说后要买。他捧了一个小瓷罐放到地上,说:你能把钱装满这小瓷罐,我就卖给你。渔霸不以为然,捧起钱袋子就往里倒。可是,倒了几十袋银钱也没有装满。渔霸一心求长生不老之方,把家里几座库房的金钱都倒进去,瓷罐还只装了一半。这可把渔霸气坏了,吕洞宾却哈哈大笑,把钱从罐里倒出来,全部分给了渔民。渔民们跪了一街,口称“活神仙”,磕头无数,他化成一道清烟,消逝得无影无踪。

吕洞宾或上太空遨游,或去蓬莱会友,但更多的时间是在岳阳盘恒,常常流连忘返。他在岳阳,有时扮作商贾,在街上卖笔墨纸砚,文房四宝;有时化为算命先生,为人拆字,预卜生死祸福;有时登岳阳楼独酌独饮;有时飞过洞庭在君山郎吟长啸。一天,他在岳阳楼喝最了,踉踉跄跄往城南走去,躺在一棵大树下睡觉。迷迷糊糊之中,发现树上跳下一个白发老头,伏地磕头道:“纯阳子仙长,请你度我升天吧。”他心中好生诧异:“我不是什么神呀仙的,莫烦我。”老头说:“你是洞八仙吕祖,别人不认识你,我可早认出来了。”吕洞宾猛然间高兴起来了,他正埋怨众多的岳阳人不认识他,很感遗憾,如今终于有了知己。他坐起来,睁开醉眼一瞧,原来是个老树精,虽非人类,但他千年修炼,广荫世人,也算结了善缘。于是,吕洞宾从药葫芦里倒出一粒仙丹:“拿去”。老头拜谢,吞丹飞升了。洞宾兴犹未尽。提起笔在大树上题诗一首:“独自行来独自坐,无限世人不识我。只有城南老树精,分明知道神仙过。”第二天,此事轰动全城,男女老幼皆来大树下拜吕祖,可是,他早已飘然而去。有好事者即捐款修亭,号为“吕仙亭”,又叫“过仙亭”。

天上一日,下界一年。吕洞宾成仙后,与天地齐寿,和日月同辉。光阴荏苒,倏忽之间从唐朝到了宋朝庆历年间。

滕子京蒙冤被贬岳州之初,心情十分抑郁,常常愁眉不展,长吁短叹。其夫人怕长此以往伤了身子,就劝他到外边走走,散心解闷,可是他毫无心绪,摇头不语。夫人随口吟道:“欲为平生一散愁,洞庭湖上岳阳楼。可怜万里堪乘兴,枉是蛟龙解覆舟。”

“你吟的是李商隐的诗?”“对呀,难道夫君不记得了?”

“一向心情不佳,我竟忘了读诗。”

“李义山说得多好哇!夫君,古语说,伴君如伴虎,虎身边又有些毒如蛇竭狠似豺狼的小人。他们把你挤出京城,你从此离开了龙潭虎穴。你上了岳阳楼,蛟龙纵有天大的能耐兴风作浪,也奈何你不得啊!这正是可喜可贺的事情,没有必要闷闷不乐…”

“我明白了,夫人!”滕子京顿时觉悟,吩咐内史备轿,向夫人拱拱手:“我上岳阳楼散愁去了。”

滕子京稳稳地坐在八人大轿里,观看街景。岳州虽为南北通衢,但市面并不显得繁华,好多店铺大白天也不开门。令他吃惊的是,逃荒要饭的可流民倒比市民多。这江南鱼米之乡,怎么如此萧条荒凉?

走着走着,轿子突然不动了,只听得衙役兵丁一片呵斥叫骂之声。滕子京忙叫停下,只听得衙役兵丁一片呵斥叫骂之声。滕子京忙叫停下,走出轿子去看看究竟。原来,一个头顶长疮,两脚流脓的老头子,浑然不听兵丁的吆喝,横卧在石桥中央,挡住了太守的去路,兵丁们挥鞭要打他,他笑嘻嘻地踢踢脚丫子说:“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,当官的坐花轿不走路,我老头在桥上躺躺何妨?难道这石桥姓滕?要知道老百姓可以抬轿子,也可以摔轿子。”

滕子京听其言观其形,发现这老头儿长得虽然惫懒,目光四射,出言自是不俗。连忙上前说:“请老先生上轿,我送你去治病。”

老头儿大大咧咧地走出轿里。滕子京命令抬轿回衙,他自己在后头跟着。

轿子进了州衙,滕子京掀开帘子一看,惊呆了:老头儿不见了,却有一把白纸扇子留在坐椅子。打开扇面看时,上头有龙飞凤舞几行草书:“与人同得之谓道,与人同有之谓德,有道有德,政通人和”。下盖朱红印章为:“京兆回道人。”滕子京反复琢磨这四句话,回忆路上见闻,很快领悟道:这是老先生劝谕他的至理名言。于是,他请夫人做了个锦缎套子,把扇子装进去,须臾不离,时时用以鞭策自己。他为官清正,秉公执法,百姓们扬眉吐气,拍手称快。他又带头捐款,指挥百姓在洞庭湖东岸修了七十里长的防洪大堤,使得岳州农田旱涝保收,人民丰衣足食。他还兴建了岳州学宫,为提高百姓文化作出了重要贡献。这样,仅仅一年功夫,岳州大治。老百姓对太守滕大人敬若神明,送给他一把万民伞。

庆历五年夏天某日,太守夫人得了重病。滕子京急忙派人去请医生来诊治。这时,有人跑报告说,东郊五里村刮了一阵旋风,树木连根拔起,倒屋数百间,风过后又下了腥雨,百姓被压伤和中毒的不计其数。滕子京一听急坏了,匆匆吩咐好儿女照顾母亲,然后带上州衙官员下乡救灾去了。

滕子京在五里村指挥救灾,整整忙了四天四夜。待他返回州府时,听到一片哭声。进屋一看,夫人亡故了。他想起夫人的种种好处,不禁泪如雨下。正在这时,一位道貌岸然的老者不请自来,径直走进灵堂,慈祥地说:“滕大人不必哀伤,贫道自有起死回生之术。”

滕子京端详了老人一阵子,觉得似曾相识,但又记不起在哪里见过,忙拭泪道:“请道长大发慈悲。”

老道人叫人扶起夫人,扳开嘴巴,亲手灌进一粒仙丹,吹了一口气。顷刻间,夫人回过气来,霍然站起,恢复如处。

夫妻双双向老道跪地磕下头去,抬眼再看时,老道倏然消失了。天上传来一阵呵呵大笑声,地上又留了一把白纸扇,上边写道:“儒子可教,有道有德,可喜可贺。”题名为“京兆二口仙”。

上次赠扇“回道人”,这次赠扇“二口仙”。同是二口,二口为吕。滕子京猜测道:敢情是吕洞宾仙长显灵?

不久,滕子京重修岳阳楼。回道人再次显灵施法。滕子京终于认准了回道人就是吕洞宾。他暗里请了一个身手不凡的画师,准备在庆功宴上为吕仙留下真容。不料,吕仙又飘然飞走了。于是,他命令画师每天在楼上守候,碰见老道人就画,一天中午,他正好在楼上歇凉,耳听得一阵含糊不清的吟诗声,眼见得有位道人晃晃悠悠走上楼来。那道人头戴方巾,敞开胸怀,腰间系根草绳,挂个酒葫芦,疯疯癫癫,如醉如痴。然而,仔细看去,道人身材魁伟,两眼炯炯有神,右眼下长一大黑痣,并且鼻正口方,有超凡圣之风度。滕子京仔细回想三见道人的情景,渐渐看出了门道,连忙起身请他入座。

那道人不理不睬,却转身去看墙上雕屏所刻的《岳阳楼记》,连连拍手叫好,叫一声好,喝一口酒。看到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处,不住气地喝了几口酒,并用手蘸酒,在“忧”、“乐”二字上画了几个大圆圈。顿时,这四个字迸发金光,耀眼欲花。

滕子京目不转睛地盯住酒葫芦看,那上头分明刻着一个“回”字。他连忙示意画师动手。

这道人浑然不觉,走到桌案上取了两张纸,又用手蘸酒在纸上飞舞了一阵子。说来也怪,眨眼功夫,那白纸上显出了黑字,为两副对联:

“杜诗范记垂千古,山色湖光共一楼。”

“盘滕曲肱醉卧檐前君莫笑,明心见性浪游世外我为真。”

这时,滕子京的诗兴勃然大发,也提笔写了一首:“京兆吕仙翁,四访滕子京。赠扇有深情,修楼旷世功。”

吕洞宾翻了翻醉眼,指着楹联说:“咄,拿去!”

滕子京躬身超前接过楹联稿,正仔细端详时,却见吕洞宾对着他的诗稿吹了口仙气,刹时变为五彩祥云,吕仙跳了上去,飘飘荡荡飞向了洞庭湖。滕子京慌忙叩头礼拜,仙翁却无踪无影了,但是,他的直容已留在了人间。

吕洞宾的神话大约是起源于北宋岳州一带,人们尊称他为“诗酒神仙”。又因为他爱打抱不平,为民除害,人们又称他“侠义神仙”。民间还流传他三过岳阳大醉的故事。据说,他觉得岳阳山水秀丽,颇有仙风灵气,应当是出仙人的地方。他也很想在这里带几个徒弟,点化几个凡人。可是,他访了许多人,试了许多人,皆不满意一次,他以点石成金术去试州官,那州官只想学法术以致富,却不想跟他出家学道。他很失望,拂袖而去,跑到岳阳楼喝得酩酊大醉。二次,他想度一樵夫,在樵夫面前幻化出一座修炼的悬崖绝壁,一个娇艳无比的美女。樵夫宁要美女也不愿成仙。他长叹一声,飞上岳阳楼,又大醉一场。三次,他念动真经,劝一商人不要为争蝇头小利而自寻烦恼,“功名富贵,犹若火炕,焚身焦骨,心亦何安。与世不涉,与人不争,无喜无嗔,不存纤微。”然后,“一念不动,一虑不生”,“凝神忘形”即可成仙了。但是,他苦口婆心地讲了一天一夜,商人丝毫不为所动,一心盘算着如何投机取巧,嫌更多的钱。吕仙见状,大哭三声,怅怅离去,在岳阳楼喝得烂醉如泥。他尝自言:“世言我卖墨,飞剑取人头。吾闻晒之。实有三剑:一断烦恼,一断贪嗔,一断色欲,是吾之剑也”。世人不听教化,难断尘缘,自坠轮回,万韧不复,怎能不叫老仙人掩泪悲悯,大醉不休呢?

那么,吕仙在岳阳是否成功地点化过人呢?前面说过他在岳阳点化了何仙姑。何仙姑原名何小姑。本是富豪之女,可是富豪重男轻女,她出生后即被扔进莲花池内。可是女婴偏是“仙根深厚”,才一下水,就有无数枝莲花围拢来,把她托出水面,她变成了十八岁的姑娘,虽然生长于贫苦之家,却长得面如红莲,美若天仙,成为岳州第一美人。她的生父知道了,要以千金赎回去当千金小姐,她严词拒绝了。许多达官贵人豪门大户上门求亲,她谁也不嫁。后来她嫁了个丈夫,却又不幸早逝,她受不了婆婆的折磨,投江自尽,被吕洞宾救起后就一心向道,清心寡欲。吕洞宾云游上空,发现被他救起的何小姑家有仙气瑞霭笼罩,大为惊异。仔细观察,发现何小姑生成的道骨仙风,决心收她为弟子,度她升天。可是,连着敲了三次门,何小姑充耳不闻。待敲第四次时,小姑却放出恶狗去咬他,此所谓“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心人”。吕洞宾呵呵大笑,用手一指,那狗就像被钉到地上一样,不叫也不动了。吕仙口中念念有词:“心能不动,四大亦空;旷然无碍,飘然飞升。”何小姑心中顿悟,立即倒头下拜,恳求仙师超拨。吕洞宾捋须颔首,笑语微微。何小姑向养父叩头拜谢养育之恩,吕洞宾用手指着把门口一块大石头点化成金,送给何家夫妇养老,然后,再指着何仙姑念动真经,喝声:“疾!”何小姑即跟他冉冉飞向天空。当时,岳阳城乡有许多人亲眼看到何小姑同老仙人白日升天,望空礼拜不已。从此,何小姑变成了何仙姑。

天下流传着许许多多关于吕洞宾的故事,而其中对于吕洞宾三醉岳阳楼的传说,在当地几乎是家喻户晓,无人不知。

传说,唐朝时候有个姓方的到岳州当太守。这年五月十八是他六十寿诞,方太守想趁这个机会,邀请四方有名人物,聚会岳州大宴三天,一来可以让自己四海扬名,二来搜括民财也有个堂皇的名目。请帖发出之后,许多有名人物都答应要来参加,方太守听了很是满意。当他听说吕洞宾这样一个诗名很高,个性怪僻的人也要来时,真觉得脸上有光,身价倍增。

五月十六日这一天,岳州城内,街头巷尾张灯结彩,岳阳楼上披红挂绿,比过年还热闹,岳州府所管各县的县官,都来帮忙招待客人。十七日清早,岳州水陆城门大开,大官呀,绅士呀,文人呀,连同平民百姓、渔人樵夫和那些卖唱卖艺的,都成群结队向岳阳楼挤来。一时间,城外旱路尘扬三尺,河道水路浪飞三丈,真是热闹非凡。

方太守把贵客们都请到了岳阳楼上,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吕神仙,心中很不高兴。

十八日那天,岳阳城笙歌喧天,铳炮齐鸣。岳阳楼上,摆起了山珍海味,参加宴会的人都在饮酒赋诗、猜拳行令,有的醉得人事不省,有的酒后狂叫乱喊;岳阳楼下,平民百姓们牵儿抱崽,你推我挤,又是一番景象。就在这时,在那绿树荫下,湖滨静僻处,有一个身着蓝布衣衫,头上纶巾反戴,不象和尚又不象道士的古里古怪的人,跟三个渔夫一起席地而坐,面前摆着几碗鱼虾,一个酒葫芦。酒葫芦上刻了歪歪扭扭的三个字:“洞庭秋”。那葫芦虽不大,却源源不断地倒出酒来。四个人一边饮酒,一边谈谈笑笑,慢慢引动一些人围拢过来看他们。那个怪人看见人越来越多,就站了起来,捧着酒葫芦逢人敬一碗,就是不喝酒的人,也非要他尝几滴,他自己也高兴得扬起酒葫芦,连连喝彩。楼上宾客们以为外面出了什么事,开窗一看,原来是平民百姓在闹酒。方太守觉得这样子有点失自己的面子,便拉长马脸,命令手下人将这几个闹酒的赶走。

第二天,岳阳楼上还是那样热闹,忽然楼下又是一片沸腾。正在那里高高兴兴地喝酒赋诗的方太守和那些贵客向窗外一看,又见那个怪人在和一些衣冠不整的平民百姓大碗喝酒。那个怪人痛饮一气之后,似醉非醉地一会儿怒指苍天,破口大骂;一会儿顿足哀叹,长歌当哭。方太守气得连声大喊:“给我把他抓起来!给我关起他!”

这第二天的筵席就这样闹了个草草收场。

到了第三天,方太守先作了准备,叫手下加倍防范,派了好多兵丁把守路口,不许平民百姓乱走。这一天,筵席上总算没有出什么事。酒散后,方太守在楼下的大坪里设下一张长桌,桌上摆着文房四宝,让贵客们题诗祝寿。一时间,那些官员学士们,摇头晃脑,你一首我一首地和起来。你称赞我做得好,我又称赞他做得更好,闹哄哄地一片“好、好、好!”轮到一个贾百万的大财主做诗了,他闭着一双鱼泡眼睛,挺起一个大肚子,望着天空想了许久,急出一脸臭汗,好不容易凑够了四句:“远望君山一大它,不知谁家老牛屙。如果不是泻肚子,为何一次屙这多!”众人一看,真是哭笑不得。可是为了面子关系,也只好随便称赞几句。忽然,人群里传出一阵“哈哈哈”的冷笑声,原来又是那个怪人,拎着酒葫芦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。他手指桌上的诗稿说:“好诗,好诗,真是一首天下少见的好诗!”

贾百万不服气,鼓起眼睛喊道:“你晓得个屁!你这个穷叫化子还想和我来比高低?”

“这点小事情算什么呢?”怪人说着,就要上前拿笔。

方太守气得脸红颈根粗,直叫道:“你要干什么?这难道是你放肆的地方?快给我滚开,不滚开就把你抓起来!”可是方太守那些兵丁,不知为什么,一个个跟木头雕的一样动弹不得,都只眼巴巴地望者。那怪人笑嘻嘻地把就葫芦放在一旁,铺开白纸,一手握笔,一手挽袖,写下四行大字:

“朝游北越暮苍梧,袖里青蛇胆气粗。三醉岳阳人不识,朗吟飞过洞庭湖。”

那些达官贵人、文人学士都惊得目瞪口呆,不知说什么才好。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有个人高喊:“他是吕神仙,他就是吕洞宾呀!”方太守赶紧拨开众人,一箭步跨上前去,打躬作揖,结结巴巴地说:“大仙驾到,多有得罪……”等他抬起头来,吕洞宾连个影子都不见了。

“呵,大家看罗,他在那里!”方太守须着人们指的地方看去,只见吕神仙背着那只酒葫芦,踏波踩浪,径直往洞庭湖中的君山飘然而去。